Sriser

*名字是秋泽。
*Els,沉迷DN和DB中.拒绝Lp受.ADD LC Ain 厨.
*其他圈:战勇,文野,凹凸卡厨.坑多跳坑快.
*不定期乱写乱画.
*感谢关注。

你还没有为我庆祝生日。
你只为我庆祝了一次生日。
我想你。
不能再任性了。已经没有人了。
只有你积极的记着别人的生日为他们开心的庆祝。
没用处的。
晚安吧。
秋泽。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阳光。

火刑

*我感觉是很OOC的,如果能接受以下↓,不适请及时退出!!
*最后有解释身份
*中间人称很混乱..抱歉x

——————
     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冠,在地上洒下一片斑驳的阴影。在这罕无人迹的森林深处,一间简陋的木屋中不时传出吟诵着咒语的声音,与鸟儿们婉转动听的歌声和在一起,像是在歌唱一段故事。
     在这座城的另一边,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中央的城池虽缀满了华贵的饰品,仍透露出一种威严的气息。在城堡的围墙上张贴着一份悬赏,一张森林的图片旁写着对魔女的通缉,表述了成功者可以得到的赏赐。悬赏的周围每天都聚集着一群人们,似乎是想要看到接下这份悬赏的勇者,究竟能否完成它。当人群已经散去很多,不再注意它的一天,一位勇者撕下了这份悬赏,接受了它。
    勇者向着城池相对的方向赶着路。他越过了一条一条的河流,穿过草地和森林,到达了这片森林的深处。正值夜晚的时候,一轮弯月在天空上映出皎洁的光,星星点缀在天空的其他地方。森林中的萤火虫群穿梭着,围绕在勇者的周身。他并没有注意到那间木屋的门悄悄地被屋内的人打开,那人走到他的身边,问他'很美吧?'他拉起勇者的手回到了他的木屋里,为勇者沏了一壶茶,请他坐在椅子上。
     '你难道不知道我是来捉你的勇者?'
     '当然知道,我可是魔女啊。'魔女笑着,头上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哪边的生活还真是无趣-来和我做场交易吗?你和我做这三天的恋人,之后我会随你回到那座城,任他们处置。'
     '好。'他答应了魔女的交易。
     第一天,他陪着魔女到山顶看着日出日落,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看着魔女在绚烂的烟花下开心的笑着。第二天,他在森林里在魔女制造的雪的幻境中陪着魔女堆着雪人看着雪花飞舞飘落。第三天,他被魔女拉去游乐场像其他恋人一样一起玩耍,一向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想自己可能喜欢上了魔女,他将本来随身携带的一段丝带系在了魔女的手腕上。
    按照约定,魔女和他一起回到了城堡中。他得到了应有的赏赐,而魔女被判决将在第二天的正午于中心被处以火刑。
    他去看了那场处决。魔女带着笑容走上台,被束缚在木质的十字架上,但他似乎看见了魔女眼角的一滴泪。当执行者将火把扔在木柴堆中的时候,他不顾是否有违应该遵循的礼仪规范,伸出手喊着魔女的名字。他曾经告诉过他的名字,EE。士兵将长矛交叉在一起形成叉状,阻止着他向前扑。
     在一切都变为灰烬后,独留他一个人在石台的旁边,他看见了台上的缎带的碎片和一个耳饰。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勇者。他的名字是Ath。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人偶师

*文笔很辣鸡很辣鸡,能接受就看吧x自己的粮真难吃!(x)
*先发一段 有人想看后续我再码..懒癌拖延晚期(..)
*Ath人偶设定,EE人偶师.忘了在哪看到过的这种人偶梗.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桌前的灯还亮着,角落里被黑暗充斥着,看不清究竟存在着什么。仔细的将眼球装进人偶的头部,找着一个合适他的角度。把人偶的各个部位安装好,精心地按照心中所想将他打扮,替他整理好衣物。
      '啊..总算制作完成了。'摇了摇因为熬夜而变得沉重的头,耳饰随着动作来回晃动,'你好.可以睁开眼睛了,我想你会喜欢这身体?我是EE.你所属身体的制作者.我该怎么称呼你?'人偶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活动了下手指.'Ath.''诶.别那么冷漠嘛?你可以以人的身份活动,但在夜晚十二点钟至四点钟的时候你必须回到我的身边,因为你那时会成为一个普通的人偶.当然,如果你想暴露这个身份的话我倒也不能管束你.了解了吗?'他点了点头.'知道了.可以麻烦你把灯打开吗,EE?''啊,抱歉抱歉.因为制作得太忘我-.'说着起身点亮了房间里的灯,光芒驱散了黑暗,充斥着整个空间。'..你就生活在这种环境中?不觉得很脏?'在环视了一圈屋内的环境后,看见了各种废纸团和生活垃圾的Ath决定替他收拾一下房间再进行生活。
    这位人偶师和他的人偶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百年孤独的旅人

*有私设,DN第一人称注意,ooc注意。设定是拉诺斯→魔奇的旅途顺序.
*太久没写文...算复健吧。大概是日记体。
*合并成一篇了.梗有借鉴!
*感谢您点进来阅读!能接受的话以下↓

————————

‌ 被半魔化之后增加的寿命使得自己在完成使命之后也只能看着艾尔小队里的人们一个一个地离开,而自己在小队只剩下精灵纳斯德等人后决心进行自己的旅行。
xx/xx
    今天的艾里奥斯下着绵绵细雨,低沉的气压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以往途经的每个村庄都因艾尔的回归而获得安宁,为了省去在旅途中的困扰将白色的长发扎成了马尾。拉诺斯还是那么的炎热,但是没有毫无原因向外冒出的火焰,火之神女也回到了村庄,艾德尔的任务也减轻了许多,她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头痛了。很多人也来到了拉诺斯,享受这里的特产。
     太阳渐渐的从乌云中冒出头来,撒下一片光芒。我眯起眼睛看着它,不知道现在的Lu怎么样了,是否还是那么小孩子气呢。不过作为女王的她会很有威严的吧?
xx/xx
      我该启程去桑德斯了。那曾经是个充满风沙的村庄,现在的桑德斯应该会变得生机勃勃一些吧?
       路途上的托克们和哈尔皮埃们稳定了,他们和桑德斯的人类们和谐地生活在一起。沙漠上种植起了耐旱的树木和草丛,风沙也减少了许多。真好啊,这样的生活。今天可真是个好天气,我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好些了。
xx/xx
     距离我决定开始旅行已经十多年了。我似乎也已经习惯了桑德斯的生活。那里的生活方式当时我并不适应,炼金术师的脾气也很古怪,年龄也是未知。不过现在看来,那里的人们很热情好客,炼金术师芭布对我也很好,艾尔小队的旅程和成果已经在人群之中传开,他们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
     我不觉得孤独,因为这么长的寿命也是需要等值来交换的,没有什么事物是可以单向不需代价获得的。
xx/xx
     一路的风景由黄色的沙漠变成充满了湖泊和河流的地区,哈梅尔的战舰已经被当做景点供人们观赏,船只灵活地穿梭在水上。影夜沃克不再攻击人类了,人鱼一族也宁静的生活在哈梅尔的水底。
     水之神女莎莎在努力地守护着这座水之神殿,兰也离开了哈梅尔与结束了冒险的艾拉小姐和银生活在一起。看起来似乎每个人都生活地很好,炼金术师和铁匠也终于不用为了战斗而做准备,哈梅尔回复了它本该拥有的宁静。澄也和父亲过着平静的日常生活。我真是为他们而感到幸福快乐,虽然我已然没有什么情感可言。
     很多次想要前往看那片本该是自己其余时光的归宿,魔界,看它如今被Lu领导得怎么样。但是仔细思考后,Lu应该是具有很好的能力吧?我也应该放下心,将心思都放在自己决定的旅途上。
xx/xx
     从水的城市哈梅尔离开后,一路上仍旧繁荣。昔日被战争摧残地几乎只剩废墟的拜德已经重新建好,回复了它往日的繁荣昌盛。旅人商人往来在城中,那位炼金术师虽然不满但也还是处于狗的形态,骑士长从职位上退了下来,享受他的生活。我从拜德购买了一些接下来需要用到的物资,换上了一身干净一些的衣物。
     我决定在拜德居住一段时间。拜德的王宫也恢复了它的高贵华丽,魔族都已经回到了魔界。南城门也被很好的修理,远古巨兽也被安全地封印了起来。人们已经不怎么清楚的记得魔族了,这使我得以让自己的一只角露出来。艾尔小队的荣耀仍然被传颂,不过似乎有些被夸得脱离了原始。我想到了当时自己与Lu辛苦的旅程,虽然作为她的从者,在旅途中也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和关系。
xx/xx
    是时候再次踏上旅途了。我收拾好自己的包裹向着当初的救济站沛塔。路上石板上的青苔显示着它的悠久历史,格雷特们也安息在巡礼者关卡的地下。那里有着丰厚的水源。
    现在的沛塔已经成为了一座比较繁华的城市,书记官阿雷格已经长大了,他看见我还会热情地打着招呼。我询问着他沛塔的现状,看着他笑得很幸福的样子,回答的话语当然也是说沛塔现在很好之类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沛塔可以度过那段困难时候他有很大的功劳。我看见他的脸红了些,说了句谢谢。
     我向铁匠等人一一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沛塔。
xx/xx
     我坐上了前往厄泰拉飞岛的飞艇。现在的飞艇设备齐全,安全性很高了。在飞行的途中我还在设想现在厄泰拉的那些会说话的熊过得如何。
     到达后我向村长道了谢,如果没有他的指导自己也不会获得足以保护Lu让她登上王座的力量。他们仍然过着自己的生活,没有外人来打扰,那里的纳斯德也安静了,不会再攻击他们。我记不清了,他们应该是被称作嘭咕族的吧?自然还真是神奇,能够孕育出这种生物呢。
     我抱膝坐在草丛中,仰头看着天空。晴空万里的天上没有丝毫云彩,阳光直接射在植物上,景色十分美丽。距离我决定旅行已经过了很多年了,我的头发也长长了许多,但我不舍得将它剪短。我将一些头发盘了起来,固定好。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有任何人在身边,只有独自一人的行走与周围景物的变化。我的容貌没有改变,据人们的传言,艾尔小队的其他人都已经到中年的年龄了,容貌变了许多。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旅途中看见了他们却不认得他们就擦肩而过了呢?
xx/xx
    我同样乘坐着飞艇离开了厄泰拉飞岛。看着飞艇越来越靠近赤色的贝斯马,蜥蜴人和人类和平地生活在一起。恰恰波可也得到了休息,斯泰拉仍旧担任着管理安全的职位。贝斯马的治安还是那么的好,其余的纳斯德也安定了下来。
     这里的蜥蜴人热情好客,恰恰波可为我制作了燃烧的西木斯。它的颜色十分好看,道谢接过来后感觉到十分熟悉怀念。湛蓝的天空和着暖色的阳光,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偏低的体温也升高了一些。
     向斯泰拉询问了艾德的状况,她告诉我城主已经安定下来而且对人民很好,威廉也经营起了自己的庭院种植了苹果。我不禁想象了一下那只噗鲁的样貌,啊,真是可爱。
xx/xx
     我又向着最初的出发点开始了旅途。向艾德的市长道了谢,感谢他帮助自己和Lu,给了自己一转的力量。我去找到了艾可小姐,她已经变得有些年迈了,我真的旅行了这么长时间吗?我不禁沉思了一会儿。她看见我后惊讶了一瞬,笑了起来,她说,你回来了啊,旅行者。当时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还以为余下的时间里我看不到你了呢。我抱了抱她,什么也没说。
xx/xx
     我陪着艾可小姐度过了她余下的所有时光,参加了她的葬礼。我捧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轻轻的放在她的棺木上。我低下头去看着干净的地面,我没有流下眼泪。听着周围人群的抽泣声,我转过身去离开了厅堂。
     我又在她的墓碑前放了一束白菊花。一句话都没有说。威廉不再捣乱了,在那次写过检讨信后认真的看守着瓦利城堡的外围,而瓦利也继续了贤明的统治。黑暗森林中的妖精们有些也去魔奇村庄兼职了温泉管理员,森林里有了些生气。稍微有些怀念噗鲁它们呢,我想,我是时候该离开艾德了。
xx/xx
     远方渐渐传来吵闹的声音,白色的野花星星点点地开在草地上。巨大的艾尔结晶让这座村庄充满生机,养育了这群独特可爱的生物。
     我躺在草地上,周围的噗鲁凑过来围着我,看着我。我扯了扯嘴角,却无法做出笑容。在旅行的途中我剩余的人类情感也全部消失掉了,我没有任何感情可言。摇了摇头,很久没有打理的白发似乎有些过长,我将它们握成一束,用枪刃随意地割短了些。
     我抱起了一只看起来年龄很小的噗鲁,直视着它的眼睛。它发出了一些声音,四肢挥舞着。现在想起来,恐怕是当初锐利的魔化的手指刺痛了它吧,不过噗鲁还真是可爱。我正了正它胸前的领巾,摸了摸它的头,叹了口气。
xx/xx
     云遮住了太阳。我看了看今天沉重的天气,细数着我到底存活了多少岁月。从我决定开始旅行大致过了百年吧,日记本也有些泛黄了,即使精心保管也有些散页。仔细的阅读了自己之前写下的东西,我只能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望着在自己魔奇的住宿处庭院里种着的魔花,它还在不停地蔓延生长着子花,当初和Lu一起旅行战斗的记忆涌入脑海中,据一些还生活在艾里奥斯大陆的魔族们说,她将魔界管理地很好,也很具有风范。啊,有些怀念刚见到Lu时的她呢。
xx/xx
     感觉最近的身体状况比以前差了许多。魔族也有寿命终结的时候呢。我迈着略沉重的步伐,走到魔奇的巨大艾尔结晶旁,坐了下来。我慢慢地闭上双眼,手中拿着这本日记本。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
……
呼啊..♪朕要来看看这曾经探险过的大陆如今怎么样。嗯..艾尔结晶的旁边的看起来很像Ciel呢..? 魔族的女王好奇地靠近了艾尔结晶,仔细地翻阅了一遍他手中的日记本。泪珠从眼中掉落沾湿了纸张,晕染开一圈印记,她看着他闭着眼安静地只像是在休憩,也闭上双眼抱着他,再睁开眼时,他已经化作一些光点消散在结晶的光芒中了。Ciel..朕希望你的来世不会再这么孤独..也不要再成为魔族了。女王带走了那本日记,转身离开了这片大陆。

祈愿的千纸鹤

简陋的木屋内,从窗子吹进的风推动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一旁的木架上精心打理过的透明玻璃瓶里装满了各色的千纸鹤.少女坐在桌前,看着桌子上摆开的纸张,认真地折着纸鹤.
微风停止了继续推动风铃,少女站起身来,整理下略微褶皱的裙摆,取下木架上的玻璃瓶,慢慢地将其中的纸鹤倒在桌子上.
[一只,两只....]静谧的环境中少女的声音显得异常突兀,一只一只地拿起纸鹤,又重新放回瓶中.[....三百六十五只.]眼中的神情暗了暗.[这是我对你的期待与希望.]看着这么多的纸鹤,眼前的景色模糊了起来.
[我希望你安好.]少女拿出火柴,将这些纸鹤悉数点燃,看着它们,她觉得这些纸鹤恍如寄托她思念的白鸽.当纸鹤完全燃烧殆尽后,几滴透明的液体滴落在地面上.
[一年了。]声音带上了些许的颤抖.[你不在.]眼泪流进嘴角的苦涩感.
——
风带动窗帘不知吹动了谁的思绪.坚硬的物品掉在地面上发出响声,血液在地板上蔓延,沾上了些许灰尘.
[是我对你的祈愿,也是与神所述的,针对我自己的祈愿.]
[我向神所祈愿]
[我愿 来世能再次遇见你]
[遵守我还未实现的,与你的诺言]
呼吸静止.微笑永远停驻.

-----
除草
写文(段子)总是强行BE...

圈圈,@喵就要说喵,提前给个生贺,很渣,祝你3.30生日快乐,doctor

自我论述

  [好难受、好痛苦、想要什么都不去想、只是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到来.已经很累了,别人的事情和我毫无干系]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
  [我为什么要来这里、目的是?结果是?]
  <是漆黑还是花白?>
  [都不是、我是没有色彩的小丑、连黑白都不具有.]周围的是水蒸气?还是黑蓝色的海洋深处?咕嘟嘟的冒着气泡、是我的、还是鱼儿的?或者是其他生物?
  那么、我是人?还是别种物体?绿树?野花?鸟儿?
  [好恶心、呕吐感.]捂着腹部干呕的物体.
  [我看不见.]盲人的自述.
  [不可以移动.]仿佛没有手脚.
  <那么你是什么?>
  [我是…什么。]
  <对、你是什么.而不是你是谁.>
  [我是...]灿烂的笑容.

写给阳光的几句话。@喵就要说喵。

  不论曾经的感情如何,在我的记忆中你也仍是我的医生。尽管如今已经解了关系,我认为你是我永远的医生.我不会在乎你对我的印象是什么,祝你还会幸福,我并不是没了谁就会活不下去的人.这是写给你的一段话,内含我的祝福。
    谢谢你陪伴了我这八个月,我没能赶上祝福遇见你后你的第一个生日.等到你的生日那天,我想我会给你些什么祝福你的。
    话是这么说…我更希望活在过去.也许我只是个胆小鬼。其实并不是隔离你,吾王说的很对,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加入.当初的圈也是在慢慢的淡.





        我从未后悔喜欢过你。

   2016.2.13秋泽写给你。